一朝醒来,严无鹭只觉得头皮发麻。雕木床榻旁。那身着华丽蟒袍的中年威武男子,自称是他的父王,并告诉他——“鹭儿,至尊骨已经挖下来了,赶紧准备移植吧。”“之前移植的天灵根看来融合的不错,没有排异。”“从山下抢来的八阶伴兽幼崽,你还是要自己多喂喂,不能只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