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六章 方向!

“慕容会长。”

夏缘来到了慕容尚云的办公室,此时慕容尚云与蒋老正坐在里面讨论什么事情。

夏缘的到来让两人露出了微笑着,连忙将夏缘拉扯到了座位上坐下。

“夏缘,已经过了那么久了,你愿意相信我们两个老头子吗?”蒋老问道。

夏缘木讷的看着两人,说完全相信那是不可能的,但是信任还是有的。

所以面对两人的提问,夏缘选择了点头。

看着夏缘点头,两老的笑容绽放的更加灿烂了。

“好小子,我们两人决定明天要帮你开一个宴会,宴请宁溪市的当地土豪们参加,当然主办方是你!”蒋老说道。

“我?为什么是我?我又不是什么大人物。”

夏缘有些郁闷,一般主办方不都是有权有势的人吗?

在这里坐着的蒋老和慕容会长都可以作为主办方,但是夏缘却缺少了很多。

蒋老微笑着摇了摇头,“你错了,其实你比我们更加具有信服力!”

“我?不可能吧!”

夏缘有些不相信,自己哪来的信服力!

“不不不,就是你,还记得我跟你说的吗?老板娘给了我们生命,你是她的代表,而我们便会付尽全力帮助你!”

夏缘恍然大悟,如果蒋老说的是真的话,那岂不是老板娘所帮助的人覆盖了整个宁溪市?

虽然他们可能没有蒋老厉害,没有慕容会长有钱,但是当他们汇聚在一起之时也是一支庞大的队伍。

现在夏缘有些不敢相信,老板娘到底留下来的是一笔怎么样的财产!

一开始夏缘以为老板娘没有给自己任何东西,其实老板娘给了,她给了夏缘整个宁溪市!

“难道这一切都是老板娘设计好的?”夏缘自言自语道。

“夏缘,你只要记住,只要你不背叛老板娘我们整个宁溪市都是你最有力的后盾!”慕容会长回答道。

夏缘木讷的点了点头。

整个宁溪市,原来自己和张天帅的争斗自己才是占据最有力的一方。

不知道张天帅张家是不是老板娘特意安排的,因为现在的宁溪市就感觉是老板娘下的一副棋。

这一副棋,老板娘便是皇后,而夏缘则是那骑士,勇往直前!

“还有,你不要怪我的乖乖孙女,她也是被冲昏了头!”蒋老感叹的说道。

“当然不会,只是她和穆琳可能要冷战一段时间了!”

夏缘当然不会怪罪雪儿,她是在尽自己的职责。

雪儿是警察,夏缘是罪犯,本来就是水火不容的两方,让警察包庇罪犯,这才是最难以容忍的事情吧!

蒋老大笑着摸了摸夏缘的脑袋,虽然夏缘十分不适应,但是还是忍住了。

被蒋老粗糙的手抚摸,感觉就像刮树皮一样。

“应该有人来接你了吧!不然那招假死你的脑子可想不出来。”

夏缘点头,蒋老看起来还挺明白的,一下子就猜到了是有人给夏缘出了这个注意。

“那你得赶快离开宁溪,毕竟京城才是你真正开始成长的地方!”蒋老严肃的说道。

“嗯,我会去的,有很多事情我需要自己去挖掘出来!”

夏缘紧紧的握住拳头,有太多的事情都让夏缘将方向指向了宁溪。

张天帅,李尚壬,陈雨莲,还有那个神秘人。

每一个都让夏缘不得不去京城!

“夏缘小子,我也没什么东西给你,就把我这珍藏了多年的宝贝交给你吧!”

慕容尚云从身后拿出了一个盒子交到了夏缘手中。

夏缘十分吃惊不知道里面放着什么,但是即使被盒子包裹夏缘也能从中感觉到十分浓重的药性。

“这里面是支万年人参,只要一截根须就可以让你生龙活虎一整天,但是你也要记住,别一次吃下太多,不然绝对会暴体而亡!”慕容尚云解释道。

夏缘点了点头,万年的人参!那得多少钱?没有几千万绝对买不下来!

“我也没什么给你的,就给你这个吧!”

蒋老从裤带子里拿出了一只蜜蜂的标本,夏缘有些疑惑不知道这玩意儿有什么用。

“你可别小瞧这个!”蒋老立马解释道,“这是蜂王,只要一滴蜂蜜便可以复苏,以后你需要潜入什么地方只要给他一滴蜂蜜它便会代替你潜入并且偷听!你说这是不是个宝贝?”

听着蒋老的说法还真是个宝贝!夏缘将其放在了口袋之中,以后总会用到的!

“唉,其实我们两个老人也没什么可以帮你的,更少了当年的那一头热血,不过只要你有难,回到宁溪我们便会保你周全!”蒋老保证的说道。

这看似是一个承诺,其实这是一种使命。

五十年前的恩情让他们必须完成老板娘托付给自己的使命!

“对了夏缘,你到京城去找我们药神集团的分店药神药铺,那里会有人帮你的!”慕容尚云说着将一张标记的地址的纸条交到了夏缘手中

夏缘点了点头,这样他在京城也算有了可以投靠的地方不会盲目。

……

回到家中,夏缘感觉全身疲惫,但是就在刚进门的那一刻,夏缘竟然闻到了一股香气!

这是一股肉香,夏缘迫不及待的就冲了进去。

“你回来了!”

眼前的场景让夏缘目瞪口呆。

穆琳竟然只穿了一条围裙在厨房与客厅间走动,差点夏缘的鼻血就要喷射而出。

“你怎么穿成这样?”夏缘不解的问道。

“你不喜欢吗?”穆琳说着还转了个身子,让夏缘感觉兽性无法按耐。

“喜,喜欢……”

夏缘可是一个正经的男人,怎么可能不喜欢那么充满诱惑的娇躯。

听到夏缘说喜欢两个字,穆琳的脸瞬间变得通红,羞涩的表情让夏缘不禁吞咽一口唾沫,实在是太诱人了!

“好了!别傻站着了,快来吃饭!”

穆琳催促着夏缘坐在了座位上,夏缘微笑着接过穆琳盛的米饭,这是久违的和谐,夏缘在经历了那么多厮杀之后,终于能够安稳一段时日了。

但是与穆琳一起嬉笑打闹的日子也许只有一天或者两天……

“吃菜啊!看着我干嘛!”

“哦……”

“你流鼻血了!”

“没事没事,气血太盛,气血太盛!”

“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