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昭昭做了一个梦,父亲的得意门生陈子惠一手造就了她家的落难,沾了一身血,提刀的模样,宛如修罗恶鬼。后把她当做囚在笼子中的娇雀,一边在她的耳鬓厮磨,一边拿起屠刀屠戮她的家人。梦醒后,韩昭昭发现在梦中的事情一件件地应验。看似光风霁月的人实则有着最为阴暗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