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正经版文案】某天闲聊时,友人问曾子牧。“为什么你非得在严幼微这棵歪脖子树上吊死,她到底哪里好?”曾子牧长叹一声:“唉,这女人见证了我所有的黑历史啊。”“比如说?”“三岁时被我妈扒光了衣服扔院子里爆打,她围观了全程。”“还有呢?”“上小学时被一帮女...